[兩電價格] 蘇偉文﹕能源政策要具前瞻性

【明報專訊】昨天是兩電宣布明年電費加幅的大日子,由於兩電的利潤管制協議定明,兩電可以每年根據協議調整電費,所以這個電費調整已變成年度傳媒關心的大事。對市民來說,每年電費上升已是例行公事,而民意代表對兩電的加價表示遺憾,認為兩電缺乏企業社會責任亦是指定動作,在一輪吵吵鬧鬧之後又自會重回起點。

電費加價影響的是各個階層,當然受到各界重視,但對筆者來說,電費加價只是整個能源政策的其中一環,假如我們只將注意力集中在價格,往往會只見樹木而不見森林。

香港是一個現代化的社會,經濟上已是以服務業為絕對大多數,服務業已佔了生產總值的九成以上。在一個服務業為主的經濟體裏,能源是不可或缺的條件,在這方面,筆者想說的是,能源除了價格上的影響之外,更有其他的重點需要留意,而在這裏筆者想討論兩點:(一)能源的穩定性;和(二)各種能源在選擇上的考慮。

在能源政策上做出一個平衡

在能源供應穩定上,香港目前是做得不錯,起碼大規模的停電就不多見,尤其是在夏天空調需求大增時,香港的電力供應可以應付過來,這個情况若是換了在外地,很可能已發生電網垮掉的狀况。然而,這個穩定能源的代價,是供電的安全系數要大幅提升,也就是要有充足的備用電力,而這種做法是會令能源成本上升。香港的環境很特殊,有不少高樓大廈和商業區非常密集,假如能源供應不穩定,所產生的負面影響會很大。在我們考慮電費水平時,也要將電力供應的穩定程度一併考慮,如何在成本效益上取捨,而不是一味只看電費的高低,也就是說要在能源政策上做出一個平衡。

其次,也就是各種能源的選擇。目前香港發電主要靠燃煤,可是燃煤所產生的空氣污染人所共知,在環保大前提下,增加天然氣發電已是共識。然而天然氣發電的成本比較貴,增加天然氣發電的比例,意味着將來電費的水平會居高不下,新加坡每度電費比香港貴近八成,其中一個原因便是當地使用天然氣發電。對市民來說,這變成一個環保代價的問題,也就是要在能源政策上得到大眾認同,否則只會重回單獨關注電費多少的老路。再者,一些不受歡迎或是成本效益不彰的能源項目是否應該推行,也是要多加考慮。增加核能發電,在福島事件後已很難被市民接受,但核能是否要完全不考慮?其他再生能源目前經濟成效還不是很理想,市民又是否願意花費多一點來換取再生能源的使用?

筆者舉這些課題,只是想表示能源政策的重要,若果我們只單單關注能源價格,又或是將每個能源政策的環節分割出來獨立審視,只會令能源政策缺乏一致性。

作者是恒生管理學院商學院院長

Give me comment!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