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司法獨立] 曲綫提釋法 法理待澄清

(綜合報道)(星島日報報道)律政司在外傭居港權案中,向終審法院提出呈請人大澄清當年釋法內容,大家視為趁機撤銷雙非童居港權的部署。由於律政司沒有全面交代理據,社會既關注澄清釋法要求會否獲法院接納,以及有關建議對本港自治的影響。

香港回歸後,經歷幾次釋法,以最近一次針對剛果政府外交豁免權的震盪最小,原因是這明顯屬於《基本法》界定的中央政府管理事務,過程依足由終院提交人大的機制。

至於回歸後首宗釋法激起的震盪則極大,法律界甚至無語遊行抗議,以示不滿由行政長官繞過法庭直接向人大提出,旨在推翻終院對居港權資格的寬鬆定義。

數年後終院審理另一宗居權案時,再度採取了與政府不同的法律演繹,認為凡是中國公民在港出生的子女都享有居港權,為父母皆非港人的雙非童開了綠燈。政府雖然認為這不符合人大的解釋,但為免再度引起社會震盪,沒有呈請人大釋法澄清,埋下近年內地人湧港產子的伏綫。

律政司發球 冀法院糾正

如何解決雙非問題,社會上主要分為贊同行政手段和法律途徑兩種想法。

現時靠行政手段來應付問題,包括醫院實施雙非零配額,並且在關口加強檢測,以及加強打擊中介人;好處是避免釋法震盪,缺點是耗用大量人力物力。由於內地孕婦衝入急症室產子的數目大幅下降,有人認為毋須急於釋法。

支持透過法律途徑解決者則認為,只有在法律上取消雙非童居港權,才能夠治本。中央官員認為,人大當年釋法已經足以防止雙非,只是香港法院錯誤詮釋,希望香港自我糾正。

社會討論方案紛陳,例如有人建議拒絕向雙非嬰簽發出生證明書,激發官司,製造機會予法庭自我糾正,但這卻有陷港府於「不尊重終院裁決」的「不守法」陷阱。今次外傭居權案,為港府提供現成機會尋求人大澄清。

是否涉施壓 論據是關鍵

可是,這一捷徑是否正途仍惹爭議,外傭居港權既非中央政府管理事務,同時不涉中央與特區關係,社會關注在這宗案件中尋求中央澄清,是否擴闊人大釋法範圍,特區政府主動削弱高度自治。

此外,當年人大釋法有利用回歸前特區籌備委員會向人大提供的文件,來釐清《基本法》原意,律政司今次要求澄清文件的法律效力,如果確定有效,日後在審議本港法例是否合憲時,會否在《基本法》外還要參考相關文件呢?

  法理上與訟雙方有權提出各種法律觀點,外界質疑是否施壓,關鍵在政府有何後 。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基於司法程序,昨日沒有詳細解釋相關安排,社會大眾的疑問,可能要待案件審理時才看到政府的解答。至於以曲綫提請釋法的如意算盤能否打響,涉及法理論據是否堅實,最後由終院定奪。由於程序需時,因建議颳起法治暴風雨的憂慮,恐要待塵埃落定之日才有望明確。

Give me comment!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