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科技罪案] 網絡欺凌難「忍」 豈能旁觀不理?

【經濟日報專訊】網絡欺凌的力量,於早前準新娘「500元人情」風波中表露無遺,被「人肉起底」或網絡公審,受害人的難堪可想而知,五年來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收到4宗網絡欺凌投訴,大部份未能跟進。網上被欺凌,是否只能忍?

上月一名準新娘在fb稱「給500元人情就不要來」,被大批網民「圍攻」兼起底,照片、住址、家人照片等統統被放上網,事主最終接受傳媒訪問並求饒,但近日她的婚宴請帖又被放上網,婚宴時間地點、事主電話號碼等又被公開,噩夢沒完沒了。

近年發生不少網絡欺凌事件(見表),去年城大訪問1,818個中學生,發現32.1%曾網上欺凌他人,參與比率是歐美國家的3倍,可見受害者應該不少。

「起底」趨普遍 求助無門

網絡欺凌的起因,很多時被指是當事人本身「有錯在先」,所謂「錯」,可能是講了句話或涉及個人價值觀不被認同,便被群起攻之,地址、電話及個人生活被公開的「網上起底」愈越來愈普遍。一旦被選中成為起底對象,絕不好受,但可有求助方法?

立法會議員陳健波昨在立法會,詢問政府如何協助網絡欺凌受害者免受滋擾,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書面答覆有逾千字,但基本上可用兩句概括︰政府無能為力,諸君好自為之!

政府在答覆中指出,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過去5年接獲4宗與網絡欺凌相關投訴,其中一宗處理中,其餘3宗因投訴人未能指出被投訴者身份、投訴人沒有證據支持其指控、沒有表面證據顯示違法等原因,未能跟進。

公署表示,若要跟進個案,投訴人需提供被投訴者姓名及聯絡方法(電郵也可),姓名是否包括網名?公署回覆「要似真實姓名」如陳大文之類,至於不似真名的阿貓阿狗等則不接受。

可是,網絡被欺凌的受害者,多被數以百個或千個匿名或化名網民「攻擊」,如侮辱性質的留言或擅將受害人相片張貼等,網名絕少「似真名」,也未必有公開電郵,受害者如何可按公署要求提供姓名及聯絡方法?要投訴豈非難如登天?

受害人上傳到互聯網的照片被人擅取後瘋狂轉載。據公署回答,照片上傳時被設定為可讓公開人士瀏覽,便沒牴觸《個人資料(私隱)條例》;即使設定只予部分朋友瀏覽,因法例列明個人消閒目的有豁免,故也不一定違例。

政府做法︰倡勿回應挑釁

政府面對網絡欺凌,又有何板斧?政府答覆,若網絡欺凌涉及刑事罪行,有法例規管,但若沒涉及刑事則算宣傳及教育「資訊保安自衞術」是較合適做法,建議受害人不要回應挑釁、不與滋擾者糾纏等。

其實,網絡欺凌大多未必涉及刑事恐嚇、勒索,但住址、電話被公開或接收數百封辱罵留言,已足以令當事人膽戰心驚,是否不回應就可了事?別說笑了!「人情500」的準新娘公開求饒後,至今仍沒完沒了。政府就只能放軟手腳當旁觀者?受害人除了「忍」,別無他法?

外國近年也有愈來愈多網絡欺凌事件,成為政府重視議題,今年10月在加拿大,一名15歲少女Amanda Todd抵不住網絡欺凌,自殺身亡,死前錄製短片控訴,惹起全國回響,加拿大政府已成立工作小組,研究是否需修改《刑事法》,填補漏洞,以刑罰打擊網絡欺凌問題。

在美國,多個州份則從校園着手,要求學校制定反網絡欺凌策略,接收投訴後10天內交報告,加州更賦予學校權力,可停學處分網絡欺凌者。不過,校園策略也面對挑戰,反被控指網上為別人起花名、講壞話等屬言論自由,不應受到懲罰。

網絡滲透率愈來愈高,成為不少惡行溫床,法例未必跟得上,但也不可以袖手不理。網民本身也要有「保護意識」,日前英國一名少女在fb廣邀網民參加她的15歲生日派對並公開自己住址,結果800人前往「踩場」,大肆破壞,大門也被拆掉,保險公司指是少女邀請朋友不會賠償,如此自招惡果,又可怨誰?
更多經濟日報網站內容, 請登入hket.com

One thought on “[科技罪案] 網絡欺凌難「忍」 豈能旁觀不理?

Give me comment!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