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土地政策]填海解土地荒 沒辦法中的辦法?

【經濟日報專訊】政府昨公布維港以外填海選址進一步諮詢。填海爭議大,惟土地不可能平白變出來,犧牲郊野公園不可、農地發展爭拗又難解,然而公眾也關注填海對環境破壞難以回頭。若每個選擇都say no,則土地何來?填海是否無辦法中的辦法?

發展局昨宣布,就填海及發展岩洞展開第二輪諮詢,當中建議5個填海選址,包括屯門龍鼓灘、大嶼山小蠔灣等,作房屋及經濟發展之用(詳見新聞A3版——「填海拓岩洞 足夠4年建屋量」)。局長陳茂波指,填海是最有效增加土儲方法。

消息一出隨即惹起公眾議論,有民間組織指政府根據舊有人口數據,制訂填海目標的面積,質疑規劃錯誤。雖然當局指事前已做環評,但亦有環保團體批評港府沒充分考慮填海對生態環境的影響,指填海應該是增加土地的最後方案。

星大量造地 推動GDP穩樓市

填海問題一向是燙手山芋,爭議大,但現實是,不填海可以解決土地需求的問題嗎?

據統計處估算,本港人口將在2041年增加至847萬人,較2011年增加20%,政府多次慨歎沒有足夠可發展的土地建屋,日後人口膨脹,無論是商業還是住宅,對土地需求殷切,可想而知。

對於沿海細小城市,填海是增加土地的常用辦法,本港競爭對手新加坡,可說是最積極填海的地方之一。

新加坡過去30年填海造地超過1.3萬公頃,佔該國原有面積達約四分一,但填海工程未來更加沒完沒了,今年初新加坡發表報告,預計在2030年,人口將增加到650萬至690萬人,故此訂出藍圖,明言將再填海,擬在2030年把國家土地面積再加大7%,屆時可多建70萬個房屋單位。

填海可以一次過大規模增加土地的好處,容易發展新市鎮,推動GDP,更可在新土地多建房屋,穩定樓價,在新加坡已顯而易見。

而對港人來說,可帶動經濟發展、樓價降溫自然是好,惟公眾也關注填海的代價;新加坡政府實行家長式管治,政府說填海就填海,但在香港這模式不會行得通。事實上,若無法在此事上取得大部分港人的共識,則或造成社會更大爭拗。

近年公眾環境保育意識愈來愈強,對填海老不願意,但理性角度出發,填海以外,還有甚麼選擇?

本港佔地約1,100平方公里,現時只有23%土地屬已開發,另有40%屬於郊野公園土地,佔410平方公里,若開墾郊野公園土地,必然要大量砍伐林木,失去假日的好去處,市民又是否接受?

汲大橋經驗 做好環評減抗爭

本港未開發的土地中有不少農地,可是多已落入發展商手中,還有不少東一塊、西一塊,業權複雜,政府要發展這些地土也舉步維艱。港府去年擬大規模發展新界東北,採用收地方式,亦遇到強大反對聲音,困難重重。

港府去年曾公開指有2,100公頃空置住宅土地,當中1,200公頃屬「鄉村式發展」土地,用作建低密度住宅,部分土地是留作建丁屋之用,又指扣除斜坡及道路等後不足400公頃可用。丁權問題難解,這些地居然難釋放,加上部分零零碎碎,逐一要城規會更改用途也不是一時三刻可有結果。

填海影響生態環境,公眾不樂見,但也沒變出土地的魔法。要應付本港土地需求,填海非上上策,但正如林鄭任發展局局長時所言:不要將填海妖魔化。

公眾應細想其利弊。若想一次過大量增加可發展的土地,減少土地業權的爭拗,填海似乎是無辦法之中的辦法。

填海的爭議最大來自其不可回頭,對生態環境造成的破壞,是不可逆轉。要取得公眾對填海政策的共識,提供土地供應數據來說服公眾之外,更應顯示政府在以發展作為大前題下,有盡力做好保護寶貴環境的工夫。

政府昨日公布填海選址,有環保團體已即時質疑港府未有掌握環境評估的數據。填海的成本及代價,必須讓公眾看得清清楚楚再作取捨,否則又只會是一場爭拗不止的風波。
更多經濟日報網站內容, 請登入hket.com

Give me comment!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