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勞工政策] 經濟活力在 勞工福利改善可期

(綜合報道)(星島日報報道)「五.一」勞動節,是屬於工人階級的日子。諷刺的是,這個日子往往是各地勞工遊行示威爭取權益的時候。今年「五.一」遊行行列就出現了「人肉榨汁機」、「騾仔」等各式道具,表達不滿,同時提出爭取各種勞工福利政策。如何回應勞工及基層團體的訴求,相信是現屆政府施政重點之一。

勞工爭取權益,是工業革命以來從未消失的社會課題。曾幾何時,先進發達國家勞工憑着工會和集體談判等組織和法律途徑,成為與僱主抗衡的有效方法,使工人待遇有顯著改善。不過,近年情況有變,除了面對老闆和管理層外,勞工面對最大敵人,就是高失業率的威脅。

美出現不創造就業復甦

在勞工保障完善的歐洲國家,打工仔最大難題是勞動職位外流,失業率長期高企,在法國、西班牙等高失業率國家,數字長期處於高位,年輕人因為無法獲得工作經驗,陷入長期無法受僱。一個令人擔心的新現象,是經濟表現開始和就業情況掛鈎,這種現象在美國已引起經濟學者關注和討論。

美國去年開始,經濟有回穩勢頭,然而就業情況改善緩慢,原因是企業透過自動化提升效率,令生產力和盈利與僱員人數不再掛鈎,打工仔薪酬自然受壓。由於加薪水平偏低,令美國長期維持低通脹、低利息,推升股票價格,令資本家財富與普羅大眾不斷拉開。

員工待遇缺乏改善,企業盈利持續增長,這種沒有創造就業的復甦,造成貧富懸殊加劇,但當社會不滿積壓下無法解決,就會形成政治上的訴求,這部分解釋了歐洲國家,不斷向企業和富人徵稅的成因。在社會福利負擔不斷加重下,倒頭來老闆在遊戲的終局,同樣無法成為贏家。

西方發達國家出現的惡性循環,暫時在香港沒有出現,原因之一是內地經濟發展起飛,對香港服務形成龐大需求,就算企業提升了自動化,或以其他方式增加生產力,本地勞動力總體需求仍能不跌反升,就算勞動成本上升,失業率卻未見影響。

港有條件免蹈西方覆轍

兩年前本港開始推行最低工資,實施結果顯示對就業市場沒有負面衝擊。從昨天起最低工資上調至時薪三十元,新標準加重部分中小企負擔之餘,相信大部分受影響商號都會轉嫁負擔,令基層員工再次受惠於最低工資的上調。

以中港兩地前景分析,可見將來經濟仍可維持活力,有利改善勞工待遇和保障,同時可以預算有關訴求會成為左右政局的重要因素。特區政府要作出回應,就有責任研究不同改善僱員福利的政策。由於發展機會較多,只要政策得宜,香港是有機會在增加工人保障的同時,免蹈西方社會高失業和高稅率的覆轍。

港聞

Give me comment!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