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個人資料私隱] 叛諜逃港 爆美白色恐怖

【晴報專訊】美國政府上周被揭監控民眾通信紀錄,引起全球譁然。事件背後的告密者、29歲的斯諾登昨主動揭露身份,並透露自己正藏身香港。作為前中情局(CIA)職員,他深明洩密的嚴重後果,坦言「不期待可以再看到家園」,希望到冰島尋求政治庇護。冰島移民局則表示,仍未接到相關申請。

繼指控美政府監控Facebook、Google及Yahoo等九大公司伺服器後,告密者斯諾登再主動聯絡英國《衞報》記者,要求披露自己身份。他說:「我毋須隱藏身份,因為我知道自己是對的。」

曾任CIA技術助理,辭職後在負責美國國防業務的外判商任職,斯諾登不時接觸大量機密文件。他透露,當自己在國家安全局(NSA)的夏威夷辦公室,備份完最後一份欲公開的資料後,便稱病放假,並於5月20日出發到香港,向傳媒揭露NSA的惡行。

信任香港有言論自由

他表示,選擇來港是因為感到香港有很強言論自由傳統,是少數可以違抗美國政府命令的地方。不過,斯諾登亦深知道CIA的能力,「附近便有一個CIA情報站,就是美國駐港領事館。只要他們想要找到你,就一定能夠。」

因此,斯諾登多日來一直躲藏於酒店房間內,出門次數不超過三次。為怕被竊聽,他在酒店的房門前放置枕頭「吸音」,在電腦輸入密碼時又以連着衣服的帽子蓋着電腦。他坦言,面前等着他的「不會有好事」,他亦不期待可以再看到家園。

斯諾登的消極及絕望,是因為他在瑞士日內瓦工作時,充分了解到CIA做事的手段。他指:「CIA為了聘請到一名銀行家,他們施計讓他因醉酒駕駛被捕,再透過卧底接觸及幫助他,最後當然如願以償,成功聘請到他。」斯諾登認為,CIA會用盡一切人力物力,甚至出動黑社會去對付他。

面對如此沉重的代價,斯諾登為何仍要冒險洩密?他表示:「因為我不能背着良心讓美國政府破壞全世界人類的隱私、網路自由與基本人權。」已做好最壞打算的斯諾登,目前最擔心身在夏威夷的家人安全。他表示,之後希望到冰島尋求政治庇護。

另外,尖沙咀The Mira酒店向CNN證實,一名與斯諾登同名的人士曾入住該酒店,但已於昨早退房。

國安局猶他州數據庫儲量驚人

美國白宮默認秘密收集民眾私人資料,而有關數據又匿藏在哪裏?據美國傳媒報道,耗資19億美元興建的國安局數據中心,有可能是收集點。國安局將人造衞星及人員收集得來的情報,傳送到數據中心分析,再傳至國安局總部和國防部。而估計中心儲存多達5 Zettabytes儲存量,即是儲存多達3,100億部16GB智能手機的資料。

位於美國猶他州鹽湖城以南的國安局數據中心,於今年落成。它是美國同類設施中最大及最昂貴,面積約九萬平方米,有四個儲存庫及兩組發電機,年消耗65兆瓦電力,每年電費約4,000萬美元。

港美引渡協議 未必通用

聲稱為公義而爆料的斯諾登潛逃香江,政府如何接手這燙手山芋成焦點。曾任保安局局長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稱,香港和美國簽訂刑事司法互助協定,美國有權要求協助拘捕。她直言,斯諾登若要保障自己,最好離開香港。

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副主席涂謹申稱,斯諾登可向聯合國難民專員公署申請難民身份,若經批准,港府不能將他遞解出境。立法會議員兼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則認為,縱然港美有引渡協議,但當中存有灰色地帶,不包括政治罪行,香港亦無先例可循。他相信,若香港無相對應的罪名,引渡法令或未必有效。

另外,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指,現階段並非刑事調查,事件暫時只屬言論自由的範疇,相信香港暫時不會執行協議,遞解斯諾登出境。

政府發言人回應指,所有個案均會按特區法例處理。

Give me comment!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