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財政預算] 公共理財思維變 紀律應保持

(綜合報道)(星島日報報道)行政長官梁振英發表大惠基層的《施政報告》,引起部分中產人士不滿,同時帶起「錢從何來」的議論。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下月發表預算案,不但面對更大的中產要短期「分餅仔」壓力,更要處理政府理財思維轉變和人口老化產生的長期財政挑戰。

《施政報告》提出的新措施,預計會增加每年恆常開支逾百億元,加上原有開支跟隨通脹等因素增長,預計新財政年度,恆常開支會增加二百億元,勢必縮減一次性紓困措施的規模。財政司司長的「派糖」空間,只限於如何平衡中產和基層利益,以及在縮減過程中「循序漸進」,避免急煞車的震盪。

有官員形容《施政報告》標示政府的理財思維範式轉移。傳統的經濟發展和財富再分配觀念,是基於「小政府」的原則,庫房收入在保障了一個足以安心的儲備水平後,多餘的錢寧願透過退稅和減稅來還富及藏富於民。

政府加強均富 減靠滴漏

這個做法的背後理念,是民間創富效率比政府優勝,當社會財富增長帶動政府收入增加,公帑主要花在基建等方面營造方便營商的環境,以及應付基本的福利需求。在基本社會保障之外,協助窮人脫貧,主要靠教育培訓投資和財富滴漏效應,透過富裕階層消費來增加基層就業和收入,帶動全民財富提升。

不過,近年社會發展顯示,滴漏效應雖然有助增加就業機會,但在提高基層收入方面作用有限。社會貧富差距擴大,大量低收入家庭長期在貧窮綫下,過着捉襟見肘的生活。《施政報告》標誌政府將承擔更有力的財富再分配角色,增加照顧基層的長期承擔。

過去幾年政府的龐大盈餘,為政府朝這方向大展拳腳提供了財政基礎。梁振英形容今次《施政報告》「大手筆」,其實在部分官員眼中,只達政府財政應付能力的下限。

擬客觀指標 避收支失控

根據稅務學會估計,回歸至今,政府收入佔本地生產總值百分之十八點六,支出僅佔百分之十七點四,得以累積豐厚的盈餘,現時財政儲備足以應付政府二十一個月的開支,遠高於十二個月開支的「安全綫」。曾俊華在網誌中表明,會在任期內繼續致力做到「年年有餘」。

政府財政似乎中短綫不虞匱乏,但是,長綫而言,庫房面對福利開支不斷增加,收入則受到人口老化影響。財政司司長希望積多一點儲備,不止為了應付萬一經濟逆轉的衝擊,還要為「在可見的將來」入不敷支積穀防饑,盡量推遲用光儲備和需要舉債的日子。

政府既要照顧眼前的需要,又要應付日後的危機。如何才算做好審慎理財,落實起來言人人殊。一些「應使則使」的措施,被質疑會否「大花筒」。一些地方「應省則省」,又會被批評為「守財奴」。當局可設法釐訂一個比較客觀的指標,例如開支佔本地生產總值的合理比例,務求有規可循地守好財政紀律。

(社論)

港聞

Give me comment!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