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融合教育]「按摩盲人」修法律維權

【太陽報專訊】香港大學一直推行融合教育,各類殘障及有特別需要的學生正按年增加,目前港大便有一百四十名這類學生。來自山東、自小失明的倪震,在內地大學主修推拿畢業,深深感受到內地教育制度對殘疾人士的不公,毅然報讀英國的大學修讀教育碩士,並獲企業家資助金完成課程,去年更入讀港大法律系修讀法學碩士。在黑暗的世界裏,倪震從「盲人按摩」走上了「知識分子」的路,憑一顆求知的熱心,看見更廣闊的世界。

「不能羨慕別人一天讀兩本書,我一天只能讀半本,就接受這個事實,多思考,讓這半本書變得更有用。」法學碩士課程要求閱讀大量書本、研究,校方特別安排倪震加入「配對資援項目計劃」(Buddy Programme),邀請十七位學生義工協助他適應校園、翻譯書本至視障人士版本等。

斥內地盲人教育封閉

反觀內地,倪震批評視障學生的教育十分封閉,「內地不超過三間學校讓盲生修讀本科,其他盲生專科學校加起亦只有七至八所,專業只有兩個,音樂或推拿。」

倪震在內地畢業後毅然報讀英國及美國的大學,最終獲英國的大學取錄,修讀教育碩士。畢業後他於非弁利機構工作,經常接觸到律師,頓時發覺自己不明白法律語言,遂再報讀港大法學碩士。他冀將來從事權力倡導工作,為殘疾人士在不同地方爭取權益。

港大學生事務長周偉立指,早於七十年代,港大已有取錄殘障學生紀錄,有特殊需要的新生正逐年增加。港大今年暑假,更首次贊助八名失明或視障中學生參加暑期課程,與其他本地中學及海外地區的中學生一同擴闊視野。

他又透露,校方現約有六百萬元的捐助金,專門用來發展融合教育,校方會安排有特別需要的學生加入「大學配對資援項目計劃」,按需要邀請不同數目的學生義工協助他們適應。

自中學起因病失明的涂同學現為港大社會工作碩士一年級生,她亦參加了有關計劃並認識法學系學生趙雅欣,二人並肩學習並建立深厚感情。

Give me comment!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