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機場第三條跑道] 善理環評之爭 除新跑道障礙

(綜合報道)(星島日報報道)機場管理局發表新跑道環境評估報告,部分環保團體不收貨,質疑內容「不盡不實」。如果重現當年港珠澳大橋工程因環評受到司法覆核拖延,不止納稅人要付出高昂代價,更可能因無力接待而趕客到附近機場,削弱本港國際空運樞紐的競爭優勢。

  機場服務提供大量就業機會,現時僱員超過六萬五千人,這尚未計及其促進旅業和商業帶來的經濟和就業效益。機場所處理的客貨運和航機升降量迭創新高,飽和速度比預期快三年,而現有擴充空間有限,社會主流共識是需要興建第三條跑道,把處理能力提高五成,來應付中長期需求。市民同時要求這項千億元的歷來最大工程要合乎經濟效益,同時盡量減低對環境的破壞。

保航空樞紐 兼要保海豚

機管局委聘海內外專家組成的環評團隊,研究兩年,交出一疊厚達三呎的本港歷來最大份環評報告,列出跑道施工期間和落成運作後對環境的影響,提出二百五十項緩解措施,務求把影響降至可接受的水平。

附近居民最擔心的是飛機升降噪音和空氣污染破壞生活質素。報告提出新跑道落成後,最接近民居的南跑道,將在晚十一朝七不接受飛機升降,降低夜間噪音對民居的影響,機場又會透過一系列措施,包括禁區一律用電動車,要求抵港飛機用污染較少的燃料等,確保空氣質素。

爭議較大的,是六百多公頃填海工程對海洋生態的影響,當中以中華白海豚的棲息和生存,最惹人關注。

環保人士批評填海工程將令白海豚絕迹這一帶海面。機管局的環評專家則指,有關海域只是白海豚途經之處而非棲息之所,工程完成後牠們會回流,而環評報告已經建議在跑道落成後,在北面劃設全港最大、廣達二千四百公頃的新海岸公園,作為補償。環保團體則對「先破壞,後補償」的做法不以為然,指破壞了的生態不能完全復原。

霸王硬上弓 恐欲速不達

工程對白海豚的影響,專家各執一詞,普羅市民難以判斷誰對誰錯,如果「絕迹」不是「絕種」,只是遷移到附近海域,理應可以接受。

環保組織考慮事物,以保育為先決條件,提出的要求,希望零損失,理想成分較高,有環保人士更要求重做跑道工程環評。當局要做的,是聽取環保團體就白海豚和其他海洋生物保育的建議後,能夠擇善採納,至於不能採納者則要據理交代,務求整個環評處理過程符合程序公義。

本港一再遭受工程愈拖長愈貴的教訓,當局估計跑道工程每拖一年會超支九十至一百億元。不過,縱使大家為跑道工程心急,都要避免「霸王硬上弓」,造就司法覆核理據或各式各樣拉布拖延的藉口,變成欲速不達。

(社論)

港聞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No 3rd Runway of Airport 機場第三條跑道 並標籤為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Give me comment!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