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政黨政治] 功課未交齊 議員憑啥放暑假?

【經濟日報專訊】立法會拉布、流會停不了,以致大堆議案堆積,會期只剩兩周,之後議員便放暑假,民生再急也要待他們10月抖暑後復會。打工仔未做妥重要工作便要加班,議員又憑啥放暑假?

每年立法會的會期一般是10月至翌年7月,7月休會後,議員便可享受有薪的「暑假」,兩個半月的悠長假期,羨煞不少打工仔。

議案大塞車 低津待至2016?

今年立法會於7月18日後便收爐,距今只剩兩周,但有大堆待審議、未通過的議案仍未處理,此結果或許也是意料之內,因為過去1年,立法會的效率有目共睹。

既有激進泛民拉布,議員遲到缺席、以致人數不足致流會等情況,議會運作被「癱瘓」,議程一拖再拖。多項民生議案「大塞車」,如瑪麗醫院重建撥款、低收入工作家庭津貼及雙倍印花稅法案等,若然未能在暑假前獲立法會通過,統統要延遲,瑪麗醫院重建或要延誤一至兩年,低收入家庭左盼右盼的低津,亦可能待至到2016年才可發放。

民生再急 也只能乾着急

民生再急,惟也只能乾着急。前日立法會大會又因不夠人數流會,財委會只餘下有兩次開會,議員黃毓民昨已提交1.4萬項有關三堆一爐撥款申請的修訂,擬於財委會拉布(詳見新聞A32)。

出席議會審理議案,令政策得以在合乎民生利益及期望情況下有效推行,是議員重要工作之一;換了打工仔,若手上有重要工作未及做好,就要趕工加班;如今堆積大量積壓法案未及審議,議員又會如何處理?按慣例,議員兩周之後便可放兩個半月假,待至10月8日才復會。

議員服務市民,但也是受薪工作,要向納稅人交代,市民滿意,放暑假並無不可,但議程進度緩慢,議員難辭其咎,沒有交足功課卻放假去,其間薪水袋袋平安,市民可會服氣?議員口口聲聲將「民生放首位」,若眼前民生相關的議案「大塞車」,可否延後放假加班處理?

事實上,7月休會後放假,只是慣常做法,並非法例規定。本港立法會的會期開始日與結束日,由特首每年在憲報公告。但據議事規則,遇上急切事項,立法會主席可於休假期內召開特別會議。

澳門有先例 加班補鑊莫卸責

澳門立法會向來於8月中至10月中抖暑,但2009年因為影響重要的「外勞法」未能趕及在會期內審議完畢,8月中抖暑前通過緊急程序,把會期延至10月15日,足足兩個月後才完成審議,新一年度會期隨即於10月16日開始。換言之,當年澳門議員並沒放暑假。

至於新加坡的議員連暑假也沒有,國會議員每屆任期5年,任期內幾乎全年無休,只有1次為期約1個月的「中期休會」(mid-term break),以及任期結束後與新一屆議會之間約半年時間的空檔。

事實上,2012年現屆政府新上場後,政府將行政會議的暑假由過往9星期減至兩星期,當時社會也有聲音指,立法會議員的暑假是否也可縮短?議員陳志全表示支持,稱一個月暑假也足夠,但也有議員反對指要尊重議會傳統、要趁暑假落區等。

兩個月的有薪暑假,一般打工仔恨都恨不到,現時教師雖名義上有暑假,惟有需要時不也要回校工作嗎?立法會議員的暑假若可彈性處理,也不為過吧?

議程進度緩慢,大量議案堆積,始作俑者是誰?泛民或建制派固然是五十步笑百步,激進泛民以拉布癱瘓政府作為政治籌碼,建制派今屆立法會爭得多個大小委員會的主席職位,卻也未擔好職責,不熟議事規則程序,未能掌控議會有效進行,還有不同黨派議員的遲到缺席致流會等。至於政府亦以強硬態度與議員對着幹,對峙局面以致議會衝突更多,無論泛民、建制或政府也難卸責。

議員未有做好這份工,受罪的卻是市民,議會正常運作被拖垮,應該做的未有做妥,議員會否不放暑假?未必,但在享受悠閒假期時,可也會想想如今立會的爛攤子,是否也有責任補鑊?

廣告
本篇發表於 Party Politics 政黨政治 並標籤為 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Give me comment!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